草莓视频幸福宝app破解版

帝都,紫金山上。

李守义步入供奉着关圣帝君金身的大殿。

他郑重的拿起一柱香,恭敬的拜了拜,然后插在香炉之中。

关圣帝君,是联邦帝国的护国神灵。

最新的封号是:大夏联邦帝国护法保民忠义神武灵验宣德荡魔镇邪关圣帝君。

乃是天子用印,中枢行文,卿大夫议会正式通过的封号。

亦是联邦帝国手中的底牌之一。

享国家祭祀,受天子封镇的帝君。

一旦启动仪式,面苏醒,便至少有主神一级的威势。

现在,帝君更是苏醒了一点神识,可以正式沟通。

李守义故此亲自到此,争取与之交流,以获得更多的情报。

“帝君!”他手执自己的官印以及天子用印后的金册,长身而拜:“我奉天子之命,拜谒帝君!”

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

“还请帝君显灵!”

庞大的金身,渐渐出现了一点灵韵。

一股威压的神威,从神像中显现。

一道威严的神识,在李守义耳畔响起:都督请问。

李守义的神色微微一凛。

“祂承认帝国的官阶?”

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!

过往,黑衣卫交流过的神袛,在第一次见面时,总会心高气傲。

甚至于将凡人视作奴隶、猪狗。

动辄就是要求燔祭!

对这样的家伙,黑衣卫,自然是很贴心的为其准备套服务。

砸庙除祀,一套流程走下来。

这些只有一点神识苏醒的神明,基本都乖乖的哭着喊着求饶了。

但像关圣帝君这般,一开始沟通就非常配合,甚至愿意承认帝国管辖权的神明,李守义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心里面思虑着这些,李守义便问道:“敢问帝君,对于如今世界是何看法?”

这也是黑衣卫会对大部分神明询问的第一个问题。

就见神像上金光隐现,帝君的声音在耳畔说道:“吾乃护法神!”

“法令,既吾命!”

李守义抬起头,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尊神明。

护法神?

联邦帝国的最高法律机构是大理寺。

大理寺的最高法官是大护法。

大护法掌握对宪法的解释权。

其对上只向天子负责,对下则受命于万民。

其由卿大夫议会选举,天子策命。

故此大护法自诩宪法的看门人与守山犬,更被舆论普遍认为是在世的圣贤,活着的道德楷模。

似乎是感受到了李守义的疑惑,帝君道:“吾乃自虚幻中孕育,万民祈愿中诞生的神圣……”

“是以天子册封,社稷供养之神……”

“今……天子受命于天下人……吾受命于天子……”

“故吾自为天下人之护法!”

李守义抬起头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因为关圣帝君的话,揭露了一个事实:这位帝君,不是从沉睡中苏醒的。

祂是随着灵气复苏,被万民从虚无中创造的神。

更重要的是——这位帝君,揭露一个让他心跳加速的事实:祂说了‘天子受命于天下人,吾受命于天子’。

换而言之,这位帝君,也会跟着社会发展,特别是思想与文化的发展而产生变化。

所以,祂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神明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走下紫金山时,李守义的心中,一直在回荡着与关圣帝君沟通的瞬间。

帝君如今可以苏醒的时间并不多。

按照祂的说法,一个月只能最多主动苏醒三次。

每次不能超过五分钟。

超过了就会损害本源,需要长时间的修养。

但,随着灵气复苏的加剧,帝君未来可以苏醒的时间会越来越长,也越来越久。

终有一天,关圣帝君将面复苏。

“看来……”李守义回望着紫金山上的关圣帝君庙,他在心中想着:“大理寺可能要出现第十位大护法了!”

这是他今日与关圣帝君沟通后的最大成果!

这位帝君,从万民祈愿与众生信念中孕育,祂既是那位汉寿亭侯,也是帝国册封的‘护法保民忠义神武威严宣德荡魔镇邪关圣帝君’。

其与帝国国运联系在一起,依托于宪法与体制。

简单的来说,祂是‘天道’自我诞生的维护秩序的神明。

因为联邦帝国修改了‘天’的定义。

所以,这位神明行的是‘天人合一’之道。

万民之念,就是天道。

万民之法,就是天条!

而祂则是维护天道与天条的神明。

天道越强,祂越强,对天条的执行能力也越强!

所以,在沟通的最后,关圣帝君甚至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祂想要一台超级计算机。

而且是联网的那种!

这意味着什么?

李守义自是明白。

关圣帝君,也可以跟上时代!

这让李守义心中产生了无比荒诞的念头。

“最终……”他想着:“玄学发展到最后,居然可能出现科幻中的情景……”

超级ai,公正无私的处理和分配一切。

这是很多科幻都曾幻想过的东西。

但谁能知晓,可能出现的不是超级ai,而是一位基于众生之愿诞生的神明?

“科学的尽头是玄学!”李守义想着那位已故的牛顿大学士留下的名言。

“那么玄学的尽头呢?”

“科学?”

“又或者说……两者本质是,殊途同归的……”

“玄学、科学……都可能指向一条相同的道路……”

他想起了那位书店主人赠送出来的那些钱币。

看似是半两钱,实则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能量,堪比小型的核弹。

而拆开后,被人们发现,里面的阵法,类似芯片。

数不清的微型阵法,一个个镶嵌在一起,集成了数以亿计!

但人们根本无法知晓,这些阵法是如何刻录到那小小的钱币内部的?

更不清楚,其原理。

只能简单的模仿其规律和布置。

“所以……”李守义感慨着:“我们不能知晓的缘故,是因为我们的层次太低!”

“就像管中窥豹,也如盲人摸象……”

一念及此……

“去帝都光电研究所!”李守义忽然对自己的司机说道。

“是!”司机点点头,汽车驶入高速,朝着光电研究所而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李守义的座驾,驶入北郊的科学产业区。

这里是帝国最大的一个前沿技术研究基地。

也是大学士们的天堂。

在这里的所有机构,享受国家中枢财政补贴和免税。

大学士们,可以在这里随心所欲的花着纳税人的钱,来满足他们那对科学与技术的狂热追求!

而他们在这里研究的成果,有许多都改变了世界。

集成电路、手机、互联网、卫星乃至于天基武器,都是从这个产业区里的研究所中诞生的。

所以,这里是安保最严格的一个地方。

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。

等闲人,连接近都要被调查。

这里更有着几位退休的将军,在此潜修。

李守义的车停在了光电研究所前面的停车场。

已经得到消息和通知的曾敬带着人,亲自出来迎接。

“李老!”曾敬在李守义面前,非常恭敬:“欢迎!欢迎!”

李守义伸出手来,与曾敬握手:“没有打扰大学士的研究吧?”

“没有!”曾敬笑呵呵的说着:“我们盼着您来,都盼了好久了呢!”

这是实话!

李守义除了是黑衣卫都督,还兼着好几个重要职务。

其中之一,就是负责拨款的‘内阁科学技术委员会’的常务理事。

同时他还是卿大夫议会下属的‘科学技术道德伦理审查会’的委员,有一票否决权的那种。

所有涉及超凡事务的事情,他都有最终的决定权。

光电研究所,目前最大的项目,自也是他直接领导和管理的。

“我来看看,我们的新型光伏电站!”李守义问道:“现在,已经组装好了第一个发电机组了吗?”

“回禀都督……早就组装好了!”曾敬笑着说:“而且,都已经开始发电了!”

“只要内阁方面拨款足够……”

“明年第一批商业化的电站,一定可以开工!”

李守义点点头,道:“只要技术可行,拨款没有任何问题!”

联邦帝国,每年投入在科研上的资金,一般都在财政预算的百分之四上下。

其中,有超过三成,是砸在了与灵能相关的研究上。

哪怕,这些研究迄今为止,都只有论文,而没有成果。

但帝国持之以恒,坚持不懈。

因为,这攸关长治久安,关乎国家安。

不被控制的力量,一旦爆发,就是天下大乱!

黑衣卫里为什么很多人都敌视超凡者?

觉得那些人统统是潜在的‘魏博牙兵’,就是因为这些人有了力量,就难以控制。

一个校级叛乱,就可能对平民造成毁灭性的死伤。

曾敬听着,脸都笑开花了。

他感觉,自己距离天子授爵,已经很近了。

“李老……”曾敬堆着笑,将李守义请了进去:“您既然来了,就请看一看我们的实验电站吧!”

于是,便领着李守义,乘上电梯,来到了这研究所的顶楼。

在这里,一片片硅晶切好的太阳能片,在阳光下反射着亮眼的光。

戴着安帽的大学士苏昌明,则带着几个学生,正在检查这个电站。

他们看到李守义和曾敬,都抬起头来。

“李老!”他们纷纷拱手。

李守义回了一礼,然后就观察起这个电站来。

光伏发电,李守义虽然不太懂,但也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其基本原理来自于半导体本身的光电效应,形成电流。

眼前这个光伏电站,也是用着类似的原理。

但是……

李守义的眼睛慢慢眯起来。

因为,他看到了在这些硅晶片的表面,有着淡淡的灵能波纹在流动。

所以……

它除了发电,还能收集太阳光中的灵能?

李守义扭头,问着曾敬:“曾学士……灵能方面的进展如何了?”

曾敬听到这里,微微摇头:“李老……我们现在暂时没有找到好的灵能储存技术……”

“大部分电站采集的灵能……我们都只能现采现用……”他指向了在电站前面,安置的几个法阵:“我们现在是以直接将采集的灵能输送给这几个法阵,然后再由黑衣卫的几位军官协助,将这些灵能转化为术法……”

“什么术法?”李守义问道。

曾敬呵呵的笑了起来:“除尘术……”

“现在,我们的大楼,可以说有了一个恒定的清洁术法……”

李守义听着,点点头。

除尘术是中尉就可以使用的基础术法。

也是超凡者们常用的术法。

毕竟,洗衣服什么的,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很麻烦的事情。

有了除尘术,一道术法一扬,大部分的灰尘与污渍,立刻干干净净。

也算是目前普及率最高的术法。

上到他,下至黑衣卫的尉官,人人都在用,效果非常好!

“现在,这个电站产生的灵能,可以维持这栋大楼的除尘了?”李守义问出了关键。

“差不多吧!”曾敬答道:“有时候可能不够……但没关系……”

“我们也不需要时时刻刻除尘……”

“实际上,除了最初演示外,我们每天也就除尘十几次而已……”

李守义听着,眼睛却是亮了起来:“不需要时时刻刻除尘……”

这句话,让他茅塞顿开。

是啊……

大多数术法,只需要在关键使用。

其他时候,隐而不发才是正理。

于是,他问道:“能解决灵能储存的技术吗?”

曾敬摇摇头:“很难!”

“灵能的特性,非常特殊……”

“又没有什么规律……”

“而且很容易就散逸掉!”

“若是……”他看着李守义,道:“我们可以有那钱币内铭刻的法阵技术……”

“哪怕只是达到百分之一……”

“也应该是可以储存起来了……”

可惜……

李守义也是叹了口气。

那枚破解的钱币他看过,堪称鬼斧神工!

数以亿计的微小法阵,以极为特殊的方式,彼此集成在一起。

而那些法阵,连看都看不清楚。

也无法观测!

因为,它们压根不是篆刻在物质上的。

是篆刻在灵能上的。

就像约束器,约束着那庞大的灵能。

联邦帝国的所有仪器,都无法直接观测。

看都看不到,谈何研究?

但,李守义的内心,依然激荡不已。

因为,他终于确认了。

科学与玄学,是可以互通的!

现在,人们之所以无法玄学,或许,正如他所想。

生命的能及太低,所掌握的知识太少。

就像蚂蚁无法解释人类,人类又怎么能解释的了更高级的东西?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