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md0083

看着那个秦陆人离去,灵平安将手里的邀请函随手丢到了柜台边。

至于去不去,完看明天的心情。

“大概率应该不会去……”灵平安说道。

他是谁?

他可是连江南总督府亲自送来的邀请函都给丢进垃圾桶里的男人!

对灵平安来说,只有两件事情,能让他大概率走出这个家门。

第一:强权压迫,不得不出门!

第二:自己想出门了。

目前来看,强权远在南洋,而他自己并不愿意出门。

出门是很麻烦的。

对灵平安这种不想自己给自己添麻烦的人来说,只要没有必要,他就会尽可能避免麻烦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红唇美女冬日赏雪梅花树下漫步户外嬉戏写真图片

穿着休闲衣的秦陆人,刚刚走过门路。

迎面一辆警车,就停在他面前。

“联邦警察!”穿着警服的警官,打开车门,亮出自己的警徽:“约翰先生,我们怀疑阁下从事了与身份不符的工作,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!”

秦陆人微笑着举起手,示意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和念头。

然后乖乖的戴上手铐,坐进警车中。

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
被捕!

剩下的事情,就是公爵和女王的事情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约翰被捕!”放下手机,穿着圣服的男人,走到正在做着入学前的准备工作——正在一个家教老师的指导下,学习这个国家的法律的女公爵面前。

“女主人……”他俯首道:“约翰先生被捕了!”

“就在他刚刚走出那间书店的时候!”

十二岁的女公爵抬起头,粉雕玉琢一样的小脸上,露出了笑容。

“所以……”女公爵说:“我们抓到了一切变异的源头?”

“恐怕是的……”穿着圣服的男子,深深鞠躬。

“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……”他说道:“活跃在法兰、神罗的圣殿会的毁灭,恐怕也与这个书店老板,脱不开干系!”

“我们的内线,查到了在圣殿会覆灭前,狼人伯爵夏洛克曾经秘密潜入了江城市……”

“随后它就失去了所有信息……应该是陨落在这里了……”

“之后,这个国家的外交部发出训令,命令切断所有与圣殿会相关的经济、商业往来,并进行制裁……”

“制裁令的第二天,圣殿会覆灭!”

“法兰王国内政部对联邦帝国发出抗议……”

“抗议内容,我们也查清楚了……”

想查这个东方国家的内政是很难的,而且需要冒极大的风险。

但秦陆各国,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布塔尼亚联合王国,对秦陆各国的渗透,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!

法兰这个世仇,更是被他几乎渗透成了筛子。

所以,只要布塔尼亚想,就没有他们搞不到的情报。

“所以……”因故拉特问道:“圣殿会的覆灭、狼人社会的疯癫……”

“源头就在这里?!就在那个书店主人身上?!”

“恐怕是的!”圣服男人深深鞠躬:“不然,这个国家不会如此紧张!”

“那么……”因古拉特举起了自己的权杖:“将这一切都告知兄弟会的人吧!”

她权杖中,一只眼球也睁开来。

潺潺的鲜血,流动在其周围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司徒贺站在窗口,看着被布塔尼亚领事亲自保释出去的那个秦陆人。

他笑了笑。

拿起了手中的电话,拨通过去:“都督……人我放了……嗯……对……”

他放下电话,取出一块手帕,轻轻擦了擦额头。

那位书店主人神秘而强大,可怕而恐怖。

反正,黑衣卫是不敢去随便试探祂的。

甚至连拍马屁都不敢——就怕万一马屁拍到马腿上,人家随手一个耳光抽过来。

现在好了。

有人自告奋勇的想要代替联邦帝国去试探那位。

这可真是太棒了!

至于风险?

司徒贺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黑衣卫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其中——连干涉都没有!

甚至,还做出了努力。

你看:抓了人,审查过了。

对方也确实是一个普通人,毫无威胁,也没有触犯法律。

当然,司徒贺很清楚,此事还是存在着弊端的——司徒贺已经明白,那位书店主人,是这个世界的一切道德与法律都无法约束的存在。

或者说,祂完可以重新定义道德、法律。

就像历史上那个著名的故事,指鹿为马。

指着一头鹿,硬说它是马!

你同意吗?

不同意,死!

但……

这本身其实也是试探的一部分。

是对目标最好的观察标本。

祂想不想,愿不愿遵守现有的制度、道德与法律。

一切,就看这一次的反应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啊……”灵平安打了个哈欠,他感觉越来越累了。

但抬头看了看时间,才九点钟!

“不到十点半就关门,影响不好啊!”他说着,于是继续坚持着坐在柜台里。

喵呜!

小猫贝斯特,跳到他怀中,亲昵的蹭着主人的胸膛。

“小乖乖……”灵平安抱住自己的宠物,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发:“你可真乖呢!都会体贴哥哥了!”

就在这时,门被推开了。

灵平安抬起头,看到了一位身材魁梧,穿着一件单衣,粗大的胳膊上,纹着奇奇怪怪的纹身,肤色黝黑的客人走了进来。

“你好!”灵平安站起身来,向他打招呼:“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

对方看着灵平安,然后眼睛就看到了被灵平安抱在怀中的小黑猫。

他咽了咽口水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堂堂猫女神……

金字塔的守护者……

被一个凡人,抱在手里?

这是亵渎!

但考虑到这里是东方,他才勉强止住怒火。

“你好!”他用着略有些生疏的联邦话说:“我是一个游客……”他特别强调着自己的身份。

“你好!”灵平安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!”

“欢迎你来联邦帝国旅游!”灵平安说。

对于游客,灵平安和大多数联邦人民一样,怀着好感。

毕竟,这些人,不远万里,带着钞票,来为联邦帝国的经济做贡献。

这是什么人?

这是君子呀!

孔子就说了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

但小猫贝斯特的思想觉悟就很低了!

它跳到柜台上,低低的俯着身子,龇牙咧嘴,对着面前的外邦人,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。

似是在警告,也是在震慑。

灵平安赶忙抱起这个小家伙,笑着对来人说道:“请不要见外,贝斯特有点怕生!”

对方看着小猫贝斯特。

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诧异和意外。

但他更惊讶的是……

“你知道它是贝斯特?”他严肃的看着灵平安。

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联邦人。

单薄瘦弱的身体,很可能被他一个指头就可以捏死。

浑身上下,没有半点灵能反应。

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,却抱着让整个埃及都膜拜和祭祀的猫女神。

他清楚的看到了,眼前的这只小猫身后倒映着的金字塔。

猫女神的权柄和力量,正在回归。

但,祂却甘愿在这里,在这个东方国家的小小书店中,成为一个普通人的宠物?!

这个普通的东方人,甚至直接叫着祂的尊名。

灵平安听着这个外邦客人的话,奇怪了:“我给它取的名字,我当然知道!”

“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!”

对方听着,却是浑身一震,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。

“我给它取的名字……”

“我当然知道……”

这一句话,在他心底回荡着。

猫女神的来历,是极为神秘的!

根据他们的调查和研究,连古埃及的主神们,也未必知晓这位女神的来历。

而在古代埃及的神话传说中,神的名字是有着巨大的力量的。

譬如说太阳神拉,任何知道祂真正的名字的人,都可以掌握强大的力量!

而这个东方人,却大言不惭,说猫女神的名字是他取得?

但偏偏,猫女神本身,对此毫无异议。

祂甚至亲昵的蹭了蹭这个人的衣服。

祂身后金字塔的余晖,渲染着祂的身躯。

祂确实是猫女神!

眼前的事实,让这位强大的兄弟会的骨干,产生了无数疑问。

“有问题!”他想着:“绝对是有问题!”

但他看不出问题在那里。

现在的一切,都很正常。

这里是一间普普通通的书店。

眼前是一个普普通通,平平无奇的东方人。

他身上一点灵能的痕迹也没有。

考虑到这里是东方。

有那位存在的地方……

他想了想,对眼前的书店老板说道:“我叫阿齐兹!”

“我相信,我们还会见面的!”

然后,就拉开门,走出了书店。

灵平安看着这个莫名其妙进来又莫名其妙离开的外邦客人。

他挠挠头,看着小猫贝斯特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贝斯特……我刚刚没有失礼吧?”

作为联邦帝国的公民,礼仪是灵平安很在乎的事情。

特别是在外邦客人面前,他是很注重的。

毕竟,联邦帝国乃是礼仪之邦。

他不能给国家丢脸啊!

喵呜!

小猫贝斯特轻轻叫了一声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阿齐兹走出那个书店。

他又回头看了看书店内的情况。

忽然……

他的眼睛愣住了。

因为他看到了,在书店的灯光下,正坐在柜台里,抱着猫女神嬉戏的男人。

他……

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模样了。

他的头颅,那平平无奇的脸上,数不清的迷雾,慢慢的溢出来。

最终吞没了他的整个头颅,让他变得神秘而恐怖。

两点流火,慢慢的从迷雾的中心闪耀,如太阳耀斑一般。

猫女神贝斯特,伸出祂粉红的舌头,如同奴仆亲吻着主人的手一样,舔着他的手背。

“这……”阿齐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“怎么会这样?!”若是方才他可以看到这个情况,绝对不敢那么大胆,更不敢放话威胁!

“祂是谁?”在惊恐之余,阿齐兹不得不去思考一个问题。

这就是——祂是谁?

但祂很快就不需要思考问题了。

因为,薄薄的雾,不知道在何时,从他身周弥漫开来。

等到阿齐兹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处于浓雾之中。

一条滑腻而粘稠的触手一样的东西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缠住了他的身体。

阿齐兹抬起头,看向自己的头顶。

只看到了一个恐怖的口器,朝着他当头咬下来。

咔嚓!

他连反抗的念头也没来得及生出,就被吞了进去。

浓雾缓缓散去,街道上已经没有了阿齐兹的身影。

似乎,他从来不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。

司徒贺傻傻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。

他反复的调取,并放慢着刚刚的画面。

但事实就是,即使放慢了十万倍,也是一模一样。

在零点零零一秒前,那个昆仑人,还站在摄像头下。

零点零零一秒后,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!

但可以确定——他没有使用任何术法,现场也没有侦查到任何灵能波动。

就好像……

在那刹那,他坠入了一片空间碎片之中。

而这个空间碎片,瞬间祢和。

“那个昆仑人做了什么?”司徒贺忍不住问道。

他清楚,这恐怕,永远不会有答案。

而此事,也让司徒贺悄悄的摸了一把汗。

看着那个昆仑人的下场。

不难想象,他当初贸然闯入那片迷雾,还能安然走出来,是多么幸运的事情!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