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免费版在线下载

相比其它出远海的渔船,有时或独自或邀请相熟的朋友一起出海。反观拥有一大两小三艘船的庄海洋,完可以自由行动。到了海上,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。

即便有时碰到别国渔船,只要别国渔民不傻,也知道面对这样的大型渔船,还是躲远一点为好。对庄海洋而言,他不会欺负别人,自然也不会任由别人欺负。

航行了将近一天一夜,终于抵达此行的捕捞海域。做为船老大的庄海洋,还是提前下海查看周边渔情。对他而言,这种人工搜鱼的准确度,比捕渔雷达都灵敏。

最重要的是,只要周边海域存在优质的鱼群,那么庄海洋就有办法引诱它们进入拖网区域。这也是为何,别人需要靠运气,庄海洋却还要挑挑捡捡的原因。

那些价格不高的鱼群,庄海洋都没什么捕捞的兴趣。其次,庄海洋使用的拖网,孔径都比一般的拖网渔船更大。这样捕捞上船的鱼,个头自然就更大。

引导着三艘捕捞船依次放网,当第一艘船开始收网时,第二艘捕捞船驶离一段距离,又开始下拖网。依次下网跟起网,直到三条船都开始部收网。

望着捕捞起来的各式生猛海鲜,担心组长的朱军红等人,也会陆续交待道:“类似石斑鱼这些价格贵的海鱼,一律先挑出来放养进水舱。其它不好养的,送冷库冷冻保鲜。”

“明白!”

“那就开始干活吧!今天没下蟹笼,估计要下两次拖网。都麻利点!”

“收到!”

新老队员对于这样的工作分配,自然也不存在什么问题。做为船老大的庄海洋,引导完鱼群,也会在捕捞海域,释放一定份额的有益能量,算是反哺该海域的渔群。

捕大放小,本身就是很多渔民遵行的捕渔规矩。做为渔家出身的子弟,庄海洋也一直这样做。更多时候,他都很少在同一片海域长期捕捞,每次出海都会换一处地方。

清新日系美女洁白无瑕如梦如幻

正因如此,每次出海的时候,他才需要告知船队前往那片海域。只要渔船能去的海域,自然都不是问题。如果要去太过遥远的海域,两艘打捞船怕是就跟不上。

好在第二艘远洋捕捞船,已经在加速建造之中。不出意外的话,今年休渔期到来之前,船队又会增加一条远洋捕捞船。到时候,两艘船一起出海,也能相互有个照应。

同时远洋船队的规模,自然也可以扩大。对很多老队员而言,去年去远海捕渔的收入,在他们看来比在国内海域更赚钱。只不过,也更加辛苦。

跑那么远的海域,来回一趟在船上至少要待上一个月左右。这么长时间待在船上,也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。每天工作重复,船上的生活也很单调乏味。

好在所有队员都知道,能加入远洋捕捞队,无疑也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。对加入公司的这些退役士官而言,他们来公司最期望的,自然也是能多赚点钱。

再辛苦,总好过以前在部队训练来的轻松吧?况且,船上的生活条件,也比军舰上的生活更自由。真要在海上待的太无聊,船队有时也会选择港口短暂补给休整。

看着解网之后,不慎捕捞到的海龟等生物,很多队员都笑着道:“这些家伙,每次都来凑热闹。幸好碰到我们,要换成别人的话,指不定就被炖汤喝了。”

一些受保护的海洋生物,所有队员都会遵行法律将其放掉。久而久之,那些海洋生物不能捕捞,老队员心里也有数。赚该赚的钱,也是庄海洋一直强调的规矩。

如果庄海洋真要赚钱的话,以他现在的水性,那些生长在深海的珊瑚群,也能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。问题是,这种破坏海洋生态的事,他又怎么可能会做呢?

至于捕渔也会对海洋生态造成破坏,那也是无法阻止的事。而庄海洋能做的,就是捕捞的同时,也反哺周边的海洋生物,让那些幼小鱼群,能得到更好的成长。

上午打捞工作结束,庄海洋也吩咐道:“圣杰,通知各船,自己挑些喜欢吃的海鲜加个餐。下午的话,船队开始回返,往回航行几十海里,再找地方下拖网。”

“好!”

类似这样的规矩,所有船员都知道。而每次捡鱼时,负责各船伙食的炊事班成员,也会挑一些名贵却养不活的海鲜,做为加餐的海鲜。

总而言之,对船上的船员们而言,只要多出几次海。等回到岸上,他们对海鲜都不会有什么兴趣,反倒更喜爱食堂做的青菜或其它的肉菜。

吃过午饭,船队在周圣杰的指引下,开始掉转船头往来时的海域返航。这样的话,等捕捞作业结束,船队也能在最短时间内返回南山岛。

跟着庄海洋出海的次数一多,很多船员也都习惯午休。那怕平时下海积极的庄海洋,在船上都会保持午休的习惯。而早晚的话,反倒在船上看不到他身影。

等到下午捕捞作业结束,分捡完海鱼的队员们,又开始忙碌起来。先完成分捡作业的捕捞船,率先在庄海洋的指导下,将装好饵料的蟹笼扔进大海。

忙完这些工作的捕捞船,便会在附近选择好的海域下锚休整。喜欢下海游几圈的队员,也可以下船到海里游上几圈。不喜欢的,也可洗漱换衣服休息。

每天只有这个时候,所有船员才会真正的放松。而后要做的,就是等待开饭,到点之后就陆续回舱休息,等待第二天太阳升起,而后重复以往的工作。

考虑到船队的安,三艘船下锚的位置,还是隔的有点远,却需确保彼此能看到。以前出现过蟹笼被盗的情况,现在下锚的时候,船只也会对准下蟹笼的海域。

一旦有不明船只靠近,船队也能及时靠上去,驱离这些试图靠近蟹笼的渔船。如果劝止不行,那唯有斗一场。对庄海洋等人而言,跟普通渔船私斗,他们还真不惧。

事实上,也没那条渔船,敢这样猖狂的行事。一般盗别人蟹笼或渔网的渔民,也是抱着占便宜的心态。事主来了,还赖着不走,这种情况还是不多见的。

在近海渔场,按以前捕渔人的规矩。如果敢盗收别人放的笼子或网。一旦被抓住,那是打死勿论呢!虽说现在都律,可盗渔者被打,那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休息一夜,庄海洋依然跟往常一样,太阳尚未露出海平面,他已然跃入海中开始一天的修行。等回船时,其它休息的船员大多都起来,正在开始吃早餐。

等早餐吃完,也不用庄海洋再亲自动手,各船负责吊装自己昨晚放置的蟹笼。看着挑捡出来的肥美螃蟹,很多船员也知道,这些螃蟹运回港口也蛮值钱的。

这年头,近海鱼群的数量再减少,可很多螃蟹的数量再增长。加上越来越多的普通人,开始热衷于吃螃蟹。以至近年来,海螃蟹的价格也不断上涨。

换做庄海洋父亲那一辈,螃蟹这种海鲜,根本就没多少渔民爱吃。反观现在,螃蟹反倒成了颇受欢迎的海鲜。个头越大的海螃蟹,价格自然也越高。

看到各船起完蟹笼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圣杰,通知其余两船,等下跟着你回返一段距离。下午放次拖网,今天的工作也可宣布结束了。”

“嗯,知道了!”

除了引导鱼群跟指导放置蟹笼,如今做为船老大的庄海洋,在船上的工作其实并不多。可所有船员都知道,庄海洋负责的这些工作,才是确保船队收获的关系所在。

随着每天重复的捕捞工作继续,原本空荡的水舱跟冷冻舱,也开始被各式海鲜所填满。可令庄海洋没想到的,跟往常一样下锚休整时,夜晚海上的风浪突然加大。

正在船上打坐修炼的庄海洋,看到船只摇晃的程度加大,也觉得有些意外。起身来到都甲板,看到船外正在下着瓢泼大雨,而海上的风浪似乎也在加大。

仰望天窗,那怕天空一片漆黑,可庄海洋依然能敏感的感觉到,海上的气流似乎有点不对。想到这里,庄海洋随即道:“通知驾驶组起来,鸣筒收锚,离开这片海域。”

负责夜间巡逻的队员,略显意外的道:“海洋,你觉得这天气不对劲?”

“嗯!这风浪级别正在不断提升,而且速度很高。最重要的,空中似乎也有强对流天气在形成。安起见,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片危险海域。”

“好!”

被叫醒的周圣杰,听到庄海洋做出的决定,也没多说什么。二话不说启动发动机,并按响了船上的气笛。伴随三声气笛长鸣,其余两艘正在休息的船瞬间便开始起锚。

看着驾驶舱装载的气象仪,庄海洋很快发现一股强大的气压,正在迅速形成跟积集。做为船长的周圣杰,看到这一幕也确实被吓一跳。

那怕眼下出海的渔船,都能接收到渔政部门传达的时实天气预报。可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强对流天气,气象预警部门,也很难做到及时反馈。

知晓这种情况很危险,顾不上是深夜,庄海洋很快给相识的海事部门打出电话,告知这个突发情况。早一点通报,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意外发生啊!

Tags: